咨询热线:18022118922

公司新闻

谢庆良:山歌唱响民族团结主旋律

谢庆良受邀在天安门广场观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庆典后,唱起山歌表达激动的心情。

“我是个农民,能够获得‘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这一荣誉,我感到很高兴、很自豪。”2019年9月,来自河池市宜州区庆远镇东屏村的仫佬族农民谢庆良在首都北京受到了国务院的表彰,这位66岁的老人每每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心中总是激动不已,笑脸开出了一朵花。“小到家庭,大到整个国家,民族团结进步一直以来都是主旋律。我感激国家对民族团结的重视,对农民的关爱。”

谢庆良1953年8月出生于河池市宜州区(原宜山县)矮山乡,现任宜州区山歌协会副会长,宜州市(现宜州区)第十三届人大代表,宜州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多次进京和到全国各地参加演出,应邀进央视参加西部频道“魅力绕线机厂家12”、音乐频道“民歌中国”等栏目,参与了《公民道德》《村民自治》《民工权益》等宣传书刊的编写工作,是自治区和国家级“刘三姐歌谣”文化遗产传承人,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谢歌王”。谢庆良不仅仅是群众眼中淳朴憨厚的农民,更是广受群众称赞的民族文化的传承者和民族团结伟大精神的弘扬者。

宜州是歌仙刘三姐的故乡,壮、汉、仫佬、瑶等民族的同胞世居于此。这里,人人爱山歌,村村有歌王,乡乡有歌会,寨寨有歌圩,到处是三姐婉转的歌声。谢庆良自幼学习编唱山歌,深受壮族母亲卢秀兰(本地有名的山歌手)的影响,他从小就融汇贯通地掌握了多种歌腔的演唱方法、即兴编歌的技巧和对唱策略,且凭借良好的音乐天赋,针对一些传统歌腔进行改良、创新,使之更易于传唱。

“对歌”是广西山歌中一种比较活泼的形式,在过去,少数民族青年男女间常常以歌会友,用歌传情。谢庆良和妻子也是“山歌为媒,依歌择配”。

谢庆良是仫佬族,而妻子黄淑芝是壮族,原本一个住在山这边一个住在河那头,是山歌让两颗年轻的心越走越近,灵魂相通似乎让“相爱”这个事变得水到渠成。谢庆良说:“她(妻子)的表姐嫁到我们村,她是送亲队伍的其中一个。晚饭过后,新人在洞房里唱山歌,其他年轻人就在屋外对唱。”那时候,对山歌是壮族婚宴上一道必不可少的“硬菜”,爱唱山歌的谢庆良和其他闹洞房的青年男女一直唱到天亮。不见其人只闻其声,送亲“姐妹团”里有个清脆明亮的声音一下就抓住了谢庆良的心,只可惜天太黑,他看不清歌者是谁。到了宵夜的时候,青年男女们又围坐一桌对歌,这一次,谢庆良看清了黄淑芝的模样。“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是哪个村的,有没有对象,然后我就找媒婆去问,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回忆起他俩相识的情景,谢庆良微微笑着,不时看向在一旁整理相册的妻子。

谢庆良和黄淑芝把山歌教给儿子儿媳,又教给孙子孙女,三代人一唱就唱了半个世纪。绕线机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谢庆良的孙子孙女也自小展现出山歌天赋。在大孙女谢心语9岁的时候,谢庆良就教她唱山歌,还曾带她登上广西卫视《大地飞歌》、央视农业频道的舞台,祖孙一同唱响三姐家乡的山歌。

“鲤鱼爱游滩头水,蜜蜂爱来花园飞。三姐故乡风景好,客来旅游不想归。”“朵朵鲜花鲜又鲜,朵朵彩云挂天边。民族文化要发展,山歌代代往后传。”这些山歌词,都出自谢庆良大孙女之手。谢心语今年上初中一年级,对编歌很感兴趣也很有天赋,经常拿着自己编写的山歌词与爷爷“比试”,有时她可以一口气即兴创作四五首。对此,谢庆良感到非常欣慰,他说:“我鼓励孙子孙女学唱山歌、自编山歌,我们要把三姐的歌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作为宜州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第十一届政协委员,谢庆良多次呼吁和建议有关部门要关心和重视对山歌这一民族民间艺术的保护、传承和发展,为弘扬山歌文化他甘当铺路石,在传帮带青少年山歌手的工作中尽心尽力,发掘并培养了一批青少年歌手。现在,谢庆良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山歌的保护和传承上。每周他都要往返金城江和宜州,为老年大学和山歌协会上课,传授山歌技巧。

跟谢庆良学习山歌的学生中有壮、汉、仫佬、瑶、苗等民族,有老师、学生、农民、商人、进城务工人员……出于对山歌的热爱和对谢庆良的敬仰,各行各业的山歌爱好者聚到了一起,用心学唱山歌,用心传播山歌文化。

其中,谢庆良有两个徒弟,他们是汉族人。一个徒弟叫韦仕龙,他的母亲是壮族人,受母亲影响,韦仕龙自幼就展现出过人的山歌天赋,谢庆良精心培养,教给他山歌本领。韦仕龙11岁就登台赛歌,在12岁上台时,现场有外国人,他就把山歌转译为英文唱给外国人听。16岁时,韦仕龙就已是远近闻名的歌王。目前他在四川内江师范学院读大三。

另一个徒弟叫杨翠英,她原本在一家旅行社工作,后来辞职学习山歌。杨翠英说,“我觉得我有义务把我们宝贵的民族文化传承下去。”

两年前,谢庆良还曾自掏腰包制作宣传海报,在商店、学校、村委会、村卫生院等地张贴,免费招收愿意学山歌的学生,为的就是鼓励更多的孩子和山歌爱好者传承山歌文化。“桂花开放香飘远,壮家山歌代代传,三姐撒下山歌种,如今唱了几千年。”谢庆良说干就干,他买来粉笔,架起小黑板,在家里办起了山歌班,一字一句地教孩子们唱山歌。“只要有人肯学,我都愿意免费教。刘三姐文化是块宝,深受老百姓喜爱,我有责任把它传承下去。我会坚持唱山歌教山歌,不能让山歌在我这一辈断层。”谢庆良坚定地说。

谢庆良的山歌就像宜州下枧河水一样,清纯明净,源源不断,他希望三姐家乡的山歌也能紧跟发展的脚步,传递时代新声。

近年来,谢庆良的山歌水平更是炉火纯青,所编山歌贴近生活、幽默风趣、雅俗共赏。长期以来,他积极参加各种公益山歌活动,经常和山歌手联手,结合各个不同的时期特点,编写不同的山歌,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山歌形式,宣传国家法律法规、党的民族政策、改革开放的成果、科学种养知识、好人好事、科普知识等内容,深受各族群众的欢迎和称赞。

谢庆良家中,珍藏着许多山歌集和山歌手稿,有宣传民族政策的,有宣传《未成年人保护法》《劳动法》的,有农民工维权的……找他写时政山歌的人越来越多,即使没有酬劳,他也会努力编写,有时候在田里干着农活,脑子里还在思考怎么编山歌,谢庆良说:“用山歌的方式宣传政策,老百姓爱听,宣传效果也好。”

从党的十五大开始,谢庆良就开始编写时政山歌,至今一共编了多少首,谢庆良自己也记不清了。他把党的方针政策编成山歌,唱到村村寨寨,传播党的好政策,唱响党的好声音,他唱完党的十九大精神,又唱“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谢庆良认为,山歌是扎根在老百姓心中的一种文化,把时政山歌生活化、通俗化,用生活语言来表达,用耳朵来消化,这样的时政山歌才能让老百姓记得住、唱得出,才更有认同感,政策宣传才能深入人心、家喻户晓。

“千棵青松共一岭,万根翠竹同一林;民族团结实在好,恩恩爱爱一家亲。喜迎华诞七十春,民族团结一条心;抱团好像石榴籽,共筑美梦是复兴。”在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谢庆良老两口和大孙女一同唱响这首即兴创作的山歌,反映全国各族人民和谐相处、团结一心的幸福新生活,表达对祖国的美好祝福。(覃雅妮)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